半个月前,7月14日,郭美美因涉嫌赌博罪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依法刑事拘留。北京警方发布消息称,世界杯期间,某犯罪团伙在境外赌博网站开户,通过电话、微信等形式下注,进行赌球违法犯罪活动,郭美美正是该犯罪团伙成员之一。

时至今日,郭美美依然身陷囹圄。对此,记者从北京警方了解到,除了涉嫌赌博罪,在郭美美身上,前前后后还发生了不少超出法律与道德双重底线的闹剧,特别是“红十字会”事件、“澳门豪赌欠2.6亿赌债”谣言,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为彻底查清案情,北京警方联手广东、湖南等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深入开展侦查工作。

“红十字会”事件是无中生有

郭美美,网络名人,略显神秘。但一旦了解她的过往经历,真是感觉毫无新奇。据北京警方介绍,她求学阶段一直辗转于湖南益阳、广东深圳,结果高考还没有参加。随后,母亲花钱供她在北京电影学院某进修班学习,继而过上了和很多人一样的 “北漂”生活。平素里的经济来源,要么就是母亲资助,要么就是接片子、跑龙套所得。

可是,平凡的生活终究架不住骨子里的“拜金主义”,就是这样一个郭美美,在2010年、年仅19岁的时候,依然“斗胆”变成了“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随后,她一如既往地在此微博上发布了大量“炫富” 内容。孰料不多时,网友便对她给予了高度关注,还“揪出”了她的“干爹”,甚至将中国红十字会推进了舆论漩涡。

这一次,郭美美“一战成名”。那她是如何想到与红十字会产生瓜葛的呢?

整个事件还得从“干爹”王某说起。据警方介绍,其实,王某是广东深圳人,以参股方式投资房地产、基金等领域,2010年投资500万参股10%,成为在京注册的中红博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同年8月,经朋友介绍认识郭美美,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性关系。自那以后,郭美美想要钱了,就会找王某,而王某每次给她5万元算做包养费,还给过她240万元用于买车。因涉嫌刑事犯罪,王某于7月24日被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因为那时候才19岁,身边朋友的男朋友最多也不超过20多岁,当时王某的年龄大太多。为了不想人家说我一些不好听的话,所以我才说他是干爹。”据郭美美供述。

就在两人交往的同时,王某所在的中红博爱资产管理公司正在与隶属于中国商联的中国商业红十字会商洽开发“中国博爱小站”项目,即购买车辆进入社区免费为社区老人提供医疗服务,车辆喷图“红十字”标识,同时,公司以项目为名招揽广告盈利。

“当时,王某并不想我去拍戏,不想我走演艺圈。所以他就说等这个公司盈利后,你就去公司上班吧,找点事情做比天天没事情干强。”据郭美美供述。

“在此期间,我负责为公司招聘员工和装修办公场所。”据王某回忆,有一次我和公司负责人翁某商量招聘事宜时,郭美美就在旁边,她听到招聘事宜后,就扬言去应聘,要当CEO。“当时我不知道CEO是什么,就笑笑说‘你做什么都行啦’。”

没想到,一句玩笑竟然变成真。“那天我在家没事干,玩电脑微博的时候,突然想起他说的这句话,我就是出于一种虚荣心吧,那种挺无知的心理,也不知道红十字会是一个这么庞大的慈善机构,更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据郭美美交代,她就把她的演员歌手认证改成了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过了两三个月以后,这个事情就被一个网友发了微博,并且一夜之间被炒得沸沸扬扬了。

“其实我本人和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包括王某,都不是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我本人也不认识任何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 郭美美说,“我就是一个喜欢炫耀、爱慕虚荣的小女孩,平时在微博上也会发一些跟车合照的照片,或者是拎着一个包包。直到后来我修改认证,也是出于虚荣心。”

“虚荣心让我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导致红十字会这几年名誉受损……今天我想跟红十字会深深地说一声真的很对不起,非常对不起,跟老百姓也是对不起,对那些得不到救助的人,就更是对不起、对不起……” 日前,郭美美在高墙之内忏悔道。

因为这个事件,且不说网友猜测的“干爹王某”的名誉权遭到侵害,实为包养关系的王某也屡遭伤害,“中国博爱小站”项目流产,王某也与郭美美断绝了关系。“她为了名不计后果,为了钱不择手段。国家红十字会名誉因她的虚荣和无耻受到极大的损害,我因为她身败名裂,郭美美是我一生的噩梦。” 王某说。

造2.6亿赌债谣言

增网上赌场点击量

事实上,为了名利,利用网络、媒体无底线的曝光和炒作自己,郭美美始终是驾轻就熟的。今年4月,围绕一条莫须有的新闻,郭美美再次赚足了网友的眼球。

今年4月,“郭美美在澳门赌博欠下2.6亿”的“爆炸性新闻”在互联网上不胫而走,引起轩然大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时隔不久,“郭美美找到新靠山帮她还赌债”的消息再次抢占了各大网站的“头条”。

如何欠下巨额赌债?靠山究竟是谁?伴随着事情的发展,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和猜测,始终充斥在诸多论坛、贴吧中。

事实究竟如何?其实,在网友高度关注甚至为巨额赌债担忧时,最淡定的那个人反倒是郭美美自己,因为这只不过是她和朋友合谋设计的一个骗局。

“我之前就认识消息发布者杰某。今年3、4月份,我去澳门时,又和往常一样约了见面。他聊起创办赌博网站的事情,并且希望发布我欠下赌债的信息,帮助提升网站的关注度。”据郭美美交代,她当时只是说了句“不要太过分就行”,并且在她再次来到澳门时,获得对方提供的40万筹码。

日前,犯罪嫌疑人、郭美美助理吕某某对此也予以证实:“郭美美从澳门回来说,过一段时间会有很大的新闻出来,说她在澳门赌钱欠了很多钱,其实这只是帮朋友的网上赌场增加点击量以吸引更多人来赌博。”

可让郭美美没想到的是,朋友编造传播的谣言中,“赌债”被夸大为2.6亿。这着实达到了“惊世骇俗”的效果,甚至直接影响到她本人的银行贷款申请。“我让杰某快点撤销这个消息,他表示会尽快想办法,因为贸然删掉容易让人怀疑‘2.6亿元赌债’是虚假新闻,进而影响网站信誉。”据郭美美交代。

于是,没过多久,这就有了更加“莫须有”的第二条新闻——“郭美美靠山为其还赌债”。

“商演”的背后多为性交易

真相大白。应该说郭美美美了自己,毁了别人;美了一时,毁了一生。而事实上,郭美美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据警方介绍,郭美美嗜赌成性,先后60余次往返澳门、香港及周边国家进行赌博。2012年,郭美美在澳门赌场认识了一名职业德州扑克赌徒康某某,并于2013年在北京一起开设赌场。郭美美开设赌局每场赌资金额都上百万元,每次从中抽取3%至5%的返点作为“抽水”,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第一次设局是郭美美和康某某一起组织的,‘抽水’只收入了7万元左右,她为此颇有怨言,称‘还得女人当家、下次我自己设局’。”据吕某某供认,此后每次设赌,她都亲自聘请专业的发牌手,找专人负责赌资结算,亲自邀请“朋友”上门聚众赌博。

其中,赌徒朱某就被郭美美拉下了水。尽管与朱某只有一面之交,但是在去年2月的一个晚上,郭美美还是从晚上8点多一直到夜里1点多,不停打电话邀请朱某“以牌会友”。

最终朱某来到了赌局。“尽管一再说没带钱没带卡,她仍主动提供了每次10万元的筹码。仅仅过了两小时,我就输掉了40万元。”据朱某回忆,“在我坚决不玩之后,郭美美马上翻脸,要挟我不给钱不能走。我的包也被她男朋友康某某一把夺过去了,把里面东西都倒在地上,扣了身份证。直至天亮写下一张欠下40万元赌债的欠条,我才脱身。”

如今,朱某也因涉嫌赌博罪被刑事拘留。他在高墙之内说道:“不论郭美美是否有名,反正感觉她是个坏人,想着办法去害人。北京公安的处理是对的,否则还会害更多的人。”

事实上,在郭美美看来,为了名利,有个坏名声又何妨。就连她的私生活也极为混乱,用吕某某的话说,“谁给钱她就跟谁”。

北京警方查明,郭美美表面上与南方某演艺公司签约,以每年不少于50次的“夜场商演”谋生。其实,所谓的“商演”不足20场,更多的是从事性交易,并且嫖资高达数十万元。

“她经常告诉我要去外地演出,但我们到了当地后接机的却是陌生男人,当晚她就会与该男子开房,次日离开时我为她收拾行李,都会有成捆的现金。”吕某某供述,郭美美还经常找不同的男子回家过夜,其中外籍男子居多,中国男子专找有钱的。有一段时间找不同的男孩子,还要她帮助记数。

善恶终有报,惩治会有时。如今,郭美美被绳之于法。“这段时间,反省自己,非常地后悔不已,受完罚出去以后,肯定会重新做人,不会再去赌博、炫富,不再去做一些违法、违背道德的事情。就想踏踏实实做人,过好每一天,特别特别希望。”

(原标题:郭美美 谁给钱 就跟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