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 本报资料图片

原标题:陈满:过个周末少领19万 我要申请新标准赔偿

记者 王明平 王英占

5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检察院办理自身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国家赔偿案件时,执行新的日赔偿标准242.30元,该标准较上年度的日赔偿标准增加了22.58元。而就在三天前,备受关注的陈满申请国家赔偿一事尘埃落定,5月13日,海南省高院决定支付陈满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75万余元,执行的是旧标准。

“按照新标准计算,少赔付了19万余元。”昨日,关注了最新赔偿标准的陈满称,他正和律师商量,下一步将提出申请,希望海南省高院按照新的标准进行赔付。

5月16日起执行新的日赔偿标准

5月13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5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63241元。

就在当天,陈满申请国家赔偿一事尘埃落定。海南省高院决定支付陈满人身自由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人民币2753777.64元。

该院新闻发言人严献文向媒体表示,根据有关规定,海南省高院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上年度即2014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219.72元为准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陈满被无罪羁押监禁8437天,向陈满支付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支付陈满精神损害抚慰金90万元。据查询,陈满所获国家赔偿数额是目前公开的影响较大的冤案中最高的一笔。

三天后,新的国家赔偿标准实施。最高检下发通知,5月16日起执行新的日赔偿标准,按新的日平均工资计算,该标准较上年度的日赔偿标准增加了22.58元。

陈满决定申请按新标准赔付

昨日,陈满的大哥陈忆通过新闻获知了国家赔偿新标准。他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新标准,光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国家赔偿一项,海南省高院就少给弟弟赔付19万余元。“过了一个周末标准就变了。”陈忆说,他觉得此事陈满很吃亏。

“肯定要向海南省高院提出申请,按照新标准赔付。”陈满向记者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陈满介绍,他已经就此事和代理律师王万琼联系,准备近期向海南省高院提出申请。

陈满的大哥陈忆也支持弟弟。对此,陈满代理律师王万琼介绍,此前也有类似案列,每年5月国家赔偿新标准出台,当事人提出申请后,按照新标准进行赔偿。她表示将就此事与海南省高院进行沟通。

昨日,记者联系了海南省高院,想就此事进行采访,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海南省高院方面暂未回应。

权威解读

年度标准造成的差额,国家赔偿程序上是由法院赔委会在赔偿决定之外,以通知书形式补足给赔偿申请人

对于赔偿请求人自愿达成的协议,一般来讲,视为已填平其人身自由赔偿金的损失

近日,最高法院公布了自2016年5月16日起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涉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标准为每日242.30元。该标准较上年度增加了22.58元。

对此标准涉及的相关问题,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四川省高院赔偿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李照彬。

成都商报:赔偿标准每年什么时候出台?

李照彬:上一年度全国职工平均标准公布后,最高法院再根据这一标准公布本年度国家赔偿金标准,大概在每年5月。

成都商报:国家赔偿标准调整的依据是什么?

李照彬:国家赔偿以支付赔偿金为主要方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由于2015年度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数额为63241元,日平均工资为242.30元,最终确定国家赔偿标准。

成都商报:国家赔偿标准是全国统一的吗?与民事侵权赔偿标准一样吗?

李照彬:按照全国的标准来算,这个标准是全国统一的。与其他民事侵权赔偿不同,不存在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的区分。因为国家赔偿法确定赔偿金标准遵循“生存保障”原则,赔偿主体就是国家,也就是由财政负担,采用全国统一的法定标准,更有利于在统一的司法尺度上保护赔偿请求人的权利。

成都商报:新标准公布之前,如何处理本年度案件?

李照彬:本来应从每年的1月1日开始按照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实施。这个上一年度指的是法院赔偿委员会作出决定时的上年度。但统计数据公布滞后的问题也客观存在。

近几年来每年的赔偿金标准相差20元左右,对于年度标准的差额问题,国家赔偿程序上是由法院赔偿委员会在赔偿决定之外,以通知书的形式补足给赔偿申请人。

在法院作出决定的办案程序上,如遇到国家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没有公布的情况,可以与赔偿请求人协商一个具体数额,然后以决定书形式固定,也可以确定赔偿的计算方式,待标准公布后十五日内作出书面通知。

成都商报:诸如类似情形,按上年度协商达成协议的,赔偿请求人还能不能申请补足?

李照彬:在程序上,赔偿请求人和赔偿义务机关经协商达成协议的,赔偿委员会审查确认后应当制作国家赔偿决定书。

对于赔偿请求人自愿达成的协议,是依法对自己权利作出的处分,一般来讲,视为已填平其人身自由赔偿金的损失。

成都商报:新旧标准计算上有没有更加科学简便的方法?

李照彬:学术界有按前后两年标准公布之间的区间统一标准进行计算的建议,也就是不按自然年度计算,比如按今年5月到明年5月的区间适用一个统一的标准。我认为这样的探讨意见有其科学性和操作性,赔偿委员会作出决定时比较好确定,当事人也好明明白白行使请求权。

来源:成都商报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