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原副省长李成云落马后,迅速成为舆论焦点,只因他身上同时具备四川官员、二次违纪等多个敏感元素。

今日,关于他的敏感问题,又被深挖不少。曾有媒体报道了其中的一则关键细节:借周永康之势为自己立威。

原来,在主政德阳期间,李成云习惯于将“周书记说”、“周书记交待”(周永康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挂在嘴边。他上任伊始,曾拿“周书记交待我几件事”说事,营造他“上面有人”的气场。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发现,一些官员在推动工作或是竞争上岗之时,不用能力和实绩说话,却沉迷于官场潜规则,动辄拿出“上面有人”来打压别人。事实证明,“下面的人”高调行事,实则“上面的人”嚣张跋扈,反腐风暴一来,这层所谓的亲密关系,反而为纪检部门一网打尽提供了线索,最终“上面、下面”殊途同归。

据媒体报道,刚刚落马的河北政法委原书记张越也曾攀附周永康,刚来河北时,他自觉“上头有人”,到河北只是镀层金,用不了多久就会重返北京高升,所以自视甚高,脾气很大,经常在工作中爆粗口。

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则被媒体称为周永康的“门徒”,在争夺中石油一把手的过程中,蒋洁敏能够最后胜出,倚仗的正是上头有人。同样“能力出众”,却因为属于大庆系,与周永康缺少交情的苏树林,最后只能黯然出局,一度淡出石油系统,远走辽宁。

与令计划家族的关系,是太原市委原书记陈川平驰骋山西官场的“护身符”。陈管令政策、令计划叫舅舅,太钢集团的重要项目审批以及陈川平个人的升迁,都得到令氏兄弟的关照。有媒体报道称,令政策被中纪委调查后,陈川平听到消息,脸色大变。

自恃“上面有人”,通常用于震慑下级或平级。不过,也有狂妄之徒拿来与上级叫板。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曾透露,刘源和总后勤部党委一班人,曾以党委的名义举报谷俊山的贪腐问题,没想到谷俊山在某些人的指使下反而很猖狂,说“我后面也有人”。当时,刘源怒不可遏地说,“我刘源没上过战场,但也死过几回,活过几回。我宁可乌纱帽不要了,也要拿下这个贪官!”

媒体还曾报道过冒充令计划等高官秘书的骗子大行其道之事。由于迷信“上面有人”,基层官员屡屡上钩,让人哭笑不得。

习总曾说过,不能把党组织等同于领导干部个人,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有的案件一查处就是一串人,拔出萝卜带出泥,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形成了事实上的人身依附关系。

党内存在人身依附关系,党的政治生活庸俗化、低级化、肮脏化就不可避免,极度杀伤了党的执政公信力,是对政治生态的重污染。对这一问题,中央已经释放了明确的信号,反腐不是搞权力斗争,更没有什么“纸牌屋”,不管是谁的人,只要搞腐败,必定要受到惩处。

在重拳治腐的同时,官员迷信于“上面有人”的官场心理更值得警惕。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搞“小圈子”,要搞人身依附,其实正是“上面有人”可以带来快速晋升、特别庇护,“降低了从政的风险,降低了升官的难度”。

如此一来,便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说的情形:很多官员不想着如何夙夜在公干出实绩,而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攀龙附凤之上,如今常有塌方式腐败的消息传出,正是这一风气的直接恶果。


抗震救灾,中日有何差别?

民间个人的行为方面,应是同为儒文化圈之故,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少有趁火打劫者,多自动守序,相互救助;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日本和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方面,为了震后救灾这一永恒课题,比较和互鉴是需要的。


老男人要玩,小男人要思考

老男人要玩,小男人要多思考!这是因为,老男人如果还看《三国演义》《水浒传》,人们会觉得他们老谋深算,不敢接近他们。而如果小男人整天只知道玩,老了将会一事无成。


垃圾焚烧厂建市政府旁可好?

作为最近几年愈演愈烈的“邻避现象”,在国内很多地方,人们现在是闻垃圾焚烧厂而色变。如果某地要开建一个垃圾焚烧厂,除非是特殊安排的听证会,否则必定是一片反对声;在某些地方,激动的周边居民甚至还可能集体散步,乃至与你拼命。


人类告别奴役之路关键是什么

奴隶、奴役,这样的语词,在文明时代,在法治年代,本应只存活在历史书籍或文艺作品中。近200年前,奴隶制已经在西方世界废止;而2000多年前,奴隶社会就已经远离古老而文明的中国。然而,全球范围内仍有大约2700万的奴隶受剥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