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黎萌)“我10年不要做别的,我可以专门去写。”9月7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外学者眼中的中国形象与软实力对话会上,《邓小平时代》一书的作者傅高义表示,作为哈佛大学的教授写这样的书自有他便利之处,而“十年磨一剑”的专心致志同样是该书成功的重要原因。

傅高义说,作为一个外国人的好处,是好多西方人写的有关邓小平的材料他能看,还有在美国很多见过邓小平的人他也可以跟他们接触到。

其次,“我认为外国人说话什么都不怕,我想一些中国朋友会因此小心些,怕会有问题。”傅高义说,在他的这本书出版后,有中国朋友撰文,认为中国人会写出更好的关于邓小平的书,理由是,不是不能写,而是目前没有这样的机会,虽然这些中国人更了解邓小平。”

“第三,我可以花10年的工夫来写,那是很难的机会。很多中国学者,一方面教书,一方面写文章,为了赚钱写文章、做一些活动,为了自己的生活。但是我10年不要做别的,我退休的收入已经够了,什么都不要,别的事情都不要做,我可以专门去写。”

傅高义还说,很多中国朋友为此给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比如帮助他访问过很多中国大学里的朋友。“还有江泽民,也让我跟他见面,那的确是不容易,很多中国人没有这个机会,这些可以说是哈佛大学教授的特权,我充分利用了这个特权。”

(原标题:傅高义:写成《邓小平时代》除了专心还因有哈佛的特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