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行政级别序列中,县委书记的行政级别一般是处级。而昨日受到表彰的102名优秀县委书记中,至少有20个厅局级官员。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解释说,出现厅局级县委书记,一般有两方面原因。较为常见的是“兼任”、“xx市委常委、XX县委书记”,其职务既是县委书记,同时又是上级地级市的党委领导班子成员,由于上级地级市的党委班子成员行政级别是厅局级,所以这名县委书记也是厅局级。

102人名单中,此类“兼任”情况约13人,包括河南省开封市委常委、兰考县委书记王新军,乌鲁木齐市委常委、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区委书记邱树华等。最年轻的浙江省绍兴市委常委、诸暨市委书记张晓强就是这种情况,5月4日,他刚由湖州市德清县委书记岗位,起任现职。

另一种情况是“低职高配”,自2005年以来,一些省份选择一些经济强县或是直管县、扩权县,配备副厅级县委书记。102人名单中,此类“高配”为厅局级约3人。如黑龙江抚远县委书记周宏。

除了上面两种情况,102人名单中还有多名厅局级区委书记,包括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王宁、朝阳区委书记程连元;上海市静安区委书记孙建平、黄浦区委书记翁祖亮;重庆市江津区委书记陶长海等。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作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评选这样的大型活动,肯定覆盖所有行政区域。直辖市的区委书记行政级别是厅局级,而县委书记的行政级别一般是县处级,但二者职务对应的行政管理范围、行政管理事务很相似,所以针对县级单位的评选表彰等活动,直辖市一般都是以区为单位参加。

新京报记者 王姝 见习记者 段鹏飞

■揭秘

20年前百优县委书记16人已晋升为省部级

1995年6月30日,中组部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100名优秀县(市)书记表彰大会,时任总书记江泽民出席并向部分获奖人员颁发荣誉证书。

16名省部级2人正部14人副部

据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获得优秀县委书记的殊荣后,当时的100名优秀县委书记中有16人后来晋级为省部级官员,其中2人为省部级正职,14人为省部级副职。

两位正部级官员是现任湖南省省长杜家毫和海南省政协主席于迅。

在当年获得优秀县委书记荣誉时,杜家毫任职上海市松江县委书记,上海也是其仕途起步与成长之地。在2007年离任上海赴黑龙江时,杜家毫官至副省级的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通过黑龙江的六年历练,2013年全国两会后,杜家毫任湖南省省长,也由此正式入列省部级正职队伍,十八大上杜家毫当选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1995年获表彰时,于迅任职海南省儋州市委书记(正厅级),其后任职9年时间的海南省委常委,2011年转战至海南省政协,晋升为省部级正职的省政协主席一职。

在14位后来晋升为省部级副职的官员中,包括现任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毛万春等。

毛万春因为十八届四中全会上顺序递补为中央委员而广为人知。在获“优秀县委书记”殊荣时,1961年出生的毛万春仅34岁,时任河南省林州市委书记。2010年由正厅级河南许昌市委书记任上晋升为副省级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三年后平调至邻省陕西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

近半数晋升至正厅级

据媒体统计,在100位优秀县(市)书记中,还有40多人后来晋升到正厅级。

新京报记者统计,100位优秀县(市)书记中,只有极少数人在原级别上退休,占比在5%左右。这种情况主要因为年龄因素,在接受表彰时已近退休年龄。

在这100人的从政生涯中,后来也有作为反面案例的存在,多人因反腐等原因落马。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广西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2014年10月,李达球犯受贿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5年。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至2013年,李达球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委书记、广西政协副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1095万余元。

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原标题:102优秀县委书记 八成“60后” 半数研究生)

编辑:SN18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反弹是否代表调整结束?

这波强震荡,把高杠杆的融资盘从悬崖边拉了回来。最为可悲的是,以散户为主力的场外配资形成的杠杆资金在这波强震荡中几乎覆灭。散户杠杆资金看似规模庞大,实则异常敏感,助涨助跌明显。这波震荡,对市场信心的打击是巨大的。


政府真能控制中国股市涨跌吗

从很大程度上说,中国股市就是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一个缩影。由于政府本身怀有巨大的利益,而不是一个中立的监管者,它经常直接介入到微观市场领域的博弈中。加之中国缺乏良好的法治环境,政府的这种参与总是充满长官意志和随意性。


一个中国股民的心路历程

6月29日这天,一个疑似资深股民的微博,登上了热门。我翻看了她的大部分的微博,如果内容完全属实的话,这个股民的形象大致如此:女,有一个孩子,有约10年的炒股经历。她反美仇日喜欢普京以及俄国的强硬,并认为中国也应该对美日菲律宾强硬。


我也见过北大清华招生组

见面也只是照本宣科的聊了聊招生政策,参观、豪车、打架这些礼遇,我都没有见识到,现在回想未免觉得遗憾。那么轻易就上了其中一个,如果再多考一些分数,让两所“全国人民公认”的名校像“泼妇”(北大招生组对清华同行的形容)一样在自己面前掐一架,岂不是终身受用的谈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